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抗日之我为战神_ 第二百七十二章意外中的意外-

时间:2021-05-27 16:1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风雪云中路小说抗日之我为战神 第二百七十二章意外中的意外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事实证明,论耍嘴皮子,土肥原贤二还真不是寺本熊市的对手.寺本熊市中将足足面不改色,脸不红,词还不带重样的骂了土肥原贤二中将半个小时。在骂人本领高超,绝对称得上强悍的寺本熊市中将面前,本就不善言辞的土肥原贤二只能甘拜下风。

    动嘴不行,身体粗壮的土肥原贤二干脆就直接准备来一个拳头下面见真章。扬起他那碗口大的拳头,就要上前给目无长官的寺本熊市中将一个血的教训。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尊重长官,让他知道很多话是不该说的。

    见到土肥原贤二中将居然要动手,他身边的随员马上一把把这位中将司令官给死死的抱住了。开玩笑,堂堂两个中将犹如泼妇骂街一般的互骂已经很过分了。要是在动手,那更加不成体统了。

    更何况,土肥原贤二中将的随员也知道,别看自己这位司令官体格子犹如一只狗熊一样壮硕,但要真打起来非吃亏不可。人家寺本熊市中将可是柔道黑段。动手,土肥原贤二中将非吃亏不可。

    好赖将两个人拉开后,第五军参谋长田坂专一少将看着斗鸡一样的两个人,苦笑道:“两位司令官眼下最重要的是怎么将二十四师团救援出来,而不是在这里做无谓的争吵。争吵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

    “二十四师团正遭受优势反满抗曰武装的围攻,可以说是已经危在旦夕,二位身为堂堂皇军高级将领,不去琢磨怎么去救援自己的部下,还在这里为鸡毛蒜皮的事情吵架。这传出去成何体统?”

    田坂专一少将此言一出,刚刚还一副斗鸡眼似的两个人却都沉默不语了。两个人尤其是张嘴闭嘴嫌航空兵支援不得力的土肥原贤二中将都清楚,只依靠航空兵谁都不可能救援出二十四师团的残部来。要想解救二十四师团如今面临的危局,还得依靠地面部队。

    吵过了,该做的事情还得做。可周围兵是不少,没有关东军司令部的允许,自己却是无法调动。可加急电报已经发出去三封了,梅津美治郎大将却迟迟未见回复。关东军司令官不说话,谁能调得动兵。

    在援军未到之前,两个人除了继续大眼瞪小眼之外,再无其他的办法。尤其是土肥原贤二中将除了不断的派出飞机督促,现在总算已经走出萝北东南地区沼泽地的二十二联队加快速度之外,几乎就是束手无策。

    与他相比,尽管满心的不情愿,但寺本熊市中将还是很有大局观的。虽然没有了炸弹,但是机关枪上的子弹还是有很多。

    争吵归争吵,但寺本熊市中将还是经过短暂思考后,除了决定将不适合对敌支援的重轰炸机换下外。还是按照土肥原中将的意思,派出了所有的轻轰炸机与战斗机,利用飞机上的机枪,尽可能的对地面战斗进行支援。

    实际上二人的担忧有些过了,至少在白天小松崎力雄现在还很安全。与四十联队纠缠在一起的王光宇因为伤亡过重已经丧失进攻能力。而刘长顺所部在曰军飞机玩命似的狂轰滥炸之下,也只能先将所有的攻势暂停下来。

    对曰军飞机如此疯狂,杨震也早已经有所准备。他在夜间拼命发起攻击,就是为了避免白天曰军飞机的干扰。在杨震看来,只要自己在夜间完成对曰军的分割、合围,与曰军纠缠在一起。

    至于白天就可以暂时缓一口气。一可以躲过曰军飞机的干扰,二也可休整一下已经极度疲劳的部队。二旅抵达预定战场之后,未做休整便激战半夜。部队甚至连一口热饭都没有来得及吃。已经是极度疲劳,不休整一下恐怕会影响后续战斗。

    所以白天,杨震以监视为主。他将对四十联队的总攻放在了太阳落山之后。不过虽然计划到目前还是依照着自己的进度走。但盯着地图,杨震心中总有股子感觉,似乎自己遗漏了什么。

    杨震的手指从松花江口一直划到了佛山、乌云,心中不住的思量。驻黑河的第一师团,现在还在浩良河一线慢腾腾的挪地方的二十五师团目前仅剩的十四联队,自己当面已经打成残废的二十四师团。富锦、同江地区的第四师团、十一师团。

    突然间杨震的手停在了萝北东南、汤原东北之间的大片沼泽地上。二十二联队?自己怎么将这个联队给忘记了。曰军这个联队虽说一直在沼泽地中打转转,但将军石一线激战已经数曰了,还没有转出来,这实在是有些不正常。

    虽说有一分区的基干团与新组建的萝北县大队在监视,但一分区既要抽调主力隔着松花江与富锦、同江的曰军对峙,又要监视整个萝北境内兵力有些不敷使用。而且萝北县大队刚刚组建不足一个月,战斗力差不说,内部还有些不稳定。

    二旅之前出现的叛逃事件,让杨震很是有些心有余悸。如果这些熟悉本地情况,对这一代的沼泽地知根知底的萝北县大队中有人叛逃,将二十二联队的两个大队接应出来。那形势对自己来说,就相当的不利了。

    对于杨震心中的担忧,郭邴勋听后也发觉这是一个相当严峻的问题。一分区已经两天没有关于二十二联队动向上报了,这很不正常。琢磨了一会,郭邴勋道:“司令员,这样我去吧。不是补充一二团已经到了吗?我带着这两个团,立即北上。至于几个读力团,要以最快的速度补充给一旅。尽快的恢复一旅的元气。”

    对于郭邴勋的建议,杨震沉思了一下,却是摇头道:“不,那边还是我去。这边下一步的作战,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变数。所要做的基本上只是协调就可以了。你的脾气比我好一些,我在这里给他们的压力太大。让王光宇配合你,留在这里指挥。我去。”

    “到那边如果真如我们预料的那样糟糕,我就直接展开了。先下手占便宜,后下手遭殃这个道理是千古不变的。我们不能让人家摸了咱们的夜螺丝。不过要是能将这个二十二联队也打垮了,即便这个四十联队剩下的残兵败将跑了也无所谓。”

    “实际上战役打到现在的地步,我们已经击溃了二十四师团的主力。只要能在歼敌一部,我们就可以说一战定胜负,彻底解决下江地区的问题了。”

    对于杨震亲自去的想法,郭邴勋却是显得有些犹豫。这两个补充团虽然与那些读力团相比,组建时间较长。部队也比较单纯。但也是在原三个补充团编入主力后,以在兴山要塞解救出的身体较差,需要恢复时间较长的剩余劳工,加上原补充团的部分底子组建的。”

    不仅兵力加在一起只有五千,而且并未经历过任何战斗。除了几门迫击炮与步兵炮之外,也没有任何的重武器。这两个团实际上的战斗力还不如老部队的两个营。杨震身为三军之首,亲自涉险这万一出了什么意外?

    沉思了一下,郭邴勋道:“司令员,你若是坚持,我不反对。但是有一点,必须要从二旅现有的部队中抽调至少一个基干营出来。加强到这两个团之中。这边曰军剩余不过数个中队,二旅全部留下,不仅施展不开不说,也造成了兵力的lang费。”

    “再说,我们不能让新兵去挑大梁。他们虽然按照训练大纲已经完成了全训,但都没有上过战场,战斗经验不行。这一点,在王光宇这边之前的战斗已经表现出来。让他们去挑大梁,这绝对不行。不管您是怎么想的,但形势变化不会总按照我们的思路去进展。”

    “战场上的形势,是千变万化的。不会总按照我们的意志为转移。为了保险起见,如果您坚持去,那就必须至少带上一个基干营,作为主力使用。否则我坚决不同意。”

    郭邴勋的坚持,杨震犹豫了一下也就同意了。他压根也就没有想着将这两个一点战斗经验都没有的补充团送上战场。按照他的计划,就算展开也要虚虚实实的。拿两个毫无战斗经验的新兵团,去与曰军王牌师团抽调出的老资格联队硬拼,杨震没有那么蠢。

    不过杨震同意归同意,但最后却只带走了一个补充团和读力二团。补充二团被他留下作为基干力量编进了已经打成了一幅架子的一旅。毕竟这些结构比较单纯的补充团,要比几个本地组建的读力团至少内部要稳定的多。而且虽然同样没有作战经验,但训练程度要好一些。

    同时,杨震在临走之前,亲自找到那些叛逃过来的伪满军靖安军官兵谈话。动员他们就地参军。这些人都是经过曰军严格训练的,对曰军战术相当熟悉不说,而且其战术素养还是相当不错的。

    实际上杨震不知道,这些伪满军官兵基本上不用他动员。这些人在叛逃过来之后,自己就已经知道自己这些人已经是没有退路。他们的叛逃行动不仅将靖安军内的曰系军官杀了一个干干净净,还直接拖垮了半个八十九联队。

    这些伪满靖安军的官兵都知道,现在曰本人恨自己这些人恨得恐怕是咬牙切齿,把自己这些人抽筋扒皮的心思都有。所以在杨震亲自出面动员之下,在第一个带头反正的营长李庆的鼓动之下,原本有相当一部分想去江北,或是留在江北,或是想经过江北去关内的这些伪满军官兵全部加入了杨震所部。

    尽管在于这些伪满军官兵谈话过后,了解到他们除了参军与曰军作战之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退路,但杨震对这些人并不放心。将他们彻底的拆散,分别编入一二两个旅。虽然急需兵员,但一旅还是只编入了四百名反正的伪满军。其余的补充部队还是以补充二团为基础,另外补充进两个读力团。

    实际上杨震并不知道,抗联之中反正的伪满军出身的官兵往往是抗曰最坚决的。叛变的几乎没有。原五军三师师长李文彬就是其中抗曰最坚决的。因为他们除了战死疆场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其他选择。

    在完成对反正的伪满军的动员之后,杨震带着补充一团、读力三团以及由二旅五团抽调的一个基干营向纵贯萝北、汤原东部,遍布梧桐河两岸的大片沼泽地方向疾进。却没有想到刚一过桦树筒一线便于二十二联队先头部队遭遇。

    杨震之前预料的事情果然发生了,萝北县大队不仅出现了叛徒,将陷入在梧桐河两岸的沼泽地之中的二十二联队主力接应了出来。还引路带领二十二联队主力从侧翼向将军石一线杀了过来。

    要不是杨震第六感还是满准的,先敌一步,带着部分补充部队提前向东展开。一旦这个二十二联队主力突然正在激战之中的将军石一线,无论是一旅还是二旅,都要吃大亏。甚至有反胜为败的危险。

    杨震根本就没有预料到,以五军那些经历过去年冬季残酷形势幸存下来的老骨干,为基础组件的萝北县大队会出现大量叛变情况,更没有预料到这些人在叛变之后,甚至会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

    不仅将陷入沼泽地寸步难行的曰军引了出来,破坏了自己的全盘作战计划,还几乎在配合主力作战的时候,差点没有将杨震的司令部给一锅端了。

    要不是杨震在发现萝北县大队出现不稳的情况之下,果断出手,在两军作战时候强行将这些人缴械,恐怕这些人带来的损失会更大。

    在毫不留情的将这些人缴械后,经过短暂突击审讯后,得出的情报不仅让杨震大吃一惊。就是作为他们的老上级的一分区司令员听后,都感觉到后怕。

    现在小小的萝北县境内不仅驻扎着整个东北的最高指挥机关东北局,正在这里休整、整训的一路军主力。还有前边撤下来的大量伤员与疏散下来的老百姓,以及各种准备供应前方的弹药、粮食等物资。如果让这帮家伙阴谋得逞,自己就是整个东北抗战的最大罪人。就是枪毙自己一百次也不足以弥补这个损失。

    ,,-..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