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皇兄万岁_ 20.随遇而安,败敌无形(6262字-两合一感谢Zed_zz的五万赏)-

时间:2021-05-03 16:2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剪水II小说皇兄万岁 20.随遇而安,败敌无形(6262字-两合一感谢Zed_zz的五万赏)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齐国的十七皇子便在万剑宗住了下来。

    也许是觉得这少年神秘强大的缘故,万剑宗也没亏待他,给他分了一间带着雅致庭院的屋舍。

    当然,这屋舍在边角地带,四周再无其他弟子,且内外看守严密。

    此处修建的屋舍,原本用处便是供以看海观山,体悟自然之奥妙,此时特别拨了出来,给他暂住。

    小筑后院,门朝云海。

    可观千山万壑,五彩霓光。

    此处灵气浓郁,便只是呼吸两口,都觉得神清气爽,而精力无穷,

    若是让凡人长久居住,便真如在那当初的世家之中,可以无病无疾,活到三百岁,

    而在这等修炼已成体系的世界里,岁数越长意味着突破的可能性越高,一直突破就可以一直延寿。

    夏极住在这里,自然也有弟子会每日送餐过来。

    门外,时而传来万剑宗弟子们议论的声音。

    “这位凡间的皇子怎会如此了得?”

    “是啊,我打听过了,他好像才十五岁,还是虚岁。”

    “我听说齐国皇宫有一位神秘的守护者,叫金霸天,如今乃是大统领,这皇子就是他的弟子。”

    “胡说,就算这样也不可能!就算高手排着队去灌顶,也灌不出这样一个人物吧?”

    “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刚好外,在那最近总是失踪人的村子周边调查,没有看到。师兄师姐,讲讲吧。”

    “你是没看到,否则当是道心震荡了。”说话之人用叹息的语气道,“这十五岁的皇子先从知客崖而来,弄萧仙子去战他,结果被自己的力量反噬了。

    白贝长老带他到了高空,然后撤去飞剑,又和诸多师兄弟一同围攻他,结果呢,这皇子只是一挥手,漫天大雪就覆压而下,让长老和师兄弟们无暇分身,而这皇子便直接御风凌空,踏虚而上,入了我万剑宗。

    之后更夸张,白贝长老带着诸多师兄弟从后而来,其他长老以及精英则是从前而来,层层包围,但却无法近那皇子的身。

    那场景,可谓是一人镇压了一个宗门。

    再然后,就是你知道的了,这可不能再说了。”

    “明白...”

    再之后,宗主亲自出手,结果被人家打了五个巴掌,还指点了一番,说是要劝宗主向善。

    这若是旁人劝说向善,怕是万剑宗上下无论是谁都只会报以嗤笑,然后一剑杀了这等废话聒噪之人。

    什么善恶?

    宗门在上就是天,肆意操纵人间又怎么了?

    这能叫善恶吗?

    若是直接点儿说,这是生命层次都不同了。

    他们仙人,才是人类。

    凡人,不过是被淘汰的,没有跟得上时代脚步的失败者而已。

    那能叫人么?

    门外弟子继续讨论着。

    “那这皇子是什么境界?”

    “不知道...”

    “怎么会不知道?”

    “因为,他至始至终就没有用过法相之外的力量。”

    “...”

    “...”

    “...”

    “这不可能。”

    “我也觉得不可能,可偏偏这不可能的事发生了,无论什么境界,都被他的法相碾压了。”

    “一定是在做梦...”

    “他究竟是来干什么的?”

    “代表齐国皇室臣服。”

    臣服???

    呵呵...

    众弟子都傻了,这是臣服的样子?

    ...

    ...

    大师姐还没醒。

    夏极便在这里长住了下来。

    他的日常从来都很简单。

    无论什么地方,对他而言,都不过是换个地方看书罢了。

    逐渐的,万剑宗弟子便有了古怪的发现:这位皇子虽看似可怕神秘,但在平日相处里根本就是个人畜无害的存在。

    慢慢地,那皇子便走出了原本的小筑,有时候抓着书在万剑宗的幽静小道上,边看边走,有时候也会坐在石亭之中,眺望远处风云山海一时入迷,一往而深。

    门中弟子也不多管他,因为宗主也只是让警惕他,戒严他,并没有说囚禁他。

    而无论是谁,都可以从这皇子身上感受到一股奇异的静气。

    他举手抬足似是普通人,然姿态仪表,却藏着说不尽的风流。

    这皇子看到迎路而来的弟子,还会攀谈,有时候见这些弟子遇到麻烦了,还会去帮忙,更有时候,见到一些弟子修炼出了岔子,竟还会上前指点。

    指点别家的弟子,这是忌讳。

    宗门的老师们想管。

    但凑过去仔细听了听,竟都是愣住了,心底宛如有万马狂奔。

    卧槽,讲的太有道理了。

    什么叫深入浅出?

    这少年讲解的东西他们都懂,但从未能这么清楚的明白过。

    于是,本想着管的宗门老师们便是也跟着偷偷的去听,听完后,才如是后知后觉地出现,再去指点一下弟子。

    万剑宗的弟子们,也逐渐的熟悉了这么一个奇怪的存在。

    明明才十五岁,但却犹如师长,让人如沐春风。

    明明是个敌人,却与他们和睦相处。

    而在这些相处里,竟然还有不少万剑宗的漂亮女修士看上了他,有关系的女修士甚至跑去悄悄问宗门长老“能不能让他加入万剑宗”...

    这么一来,就可以正大光明地去追他了。

    俗话说,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若是和这样的皇子结成道侣,那该有多好啊。

    神秘,强大,温和,无尘,似是永远不会生气...

    虽是凡人的身份,但却宛如真正的天上仙人,而不只是打破了凡人寿元的仙人。

    可很快,有人想起来这位皇子之所以留在这里,是在等。

    他在等一场决战。

    等那位禁地最深处的,最恐怖的,给历史留下了阴影与血迹的魔尊的苏醒。

    于是,不少弟子都用一种惋惜的眼光看向这皇子。

    因为他即便再强,也不可能是魔尊的对手。

    魔尊的恐怖,那是如同噩梦般烙印在所有人心头的。

    这便是从宗主平日的口头禅就可以看出一二。

    谁都知道“宗主的大师姐天下无敌”。

    那么,

    这十五岁的少年,又如何能胜过闭关两百年、天下无敌的魔尊?

    他胜不过。

    他必败。

    败就是死。

    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

    ...

    万剑宗宗主也悄悄观察过这位皇子。

    他的心情只能用古怪来形容。

    这皇子的日常和过去的老师何其相像。

    那时候,在镜湖湖心的岛屿上,自己还是个孩子,老师也是那般喜欢静坐在书斋里看书,也是在书斋编纂出了如今已被各大宗门列为人间禁法的《万法卷》。

    而这皇子,亦是每天看书,波澜不动,宠辱不惊,随遇而安,

    丝毫没有自己正在一个想要杀他的势力里的觉悟,

    也丝毫没有去担心自己的大师姐醒来,

    即便这皇子应该已经从诸多弟子口中得知了魔尊的可怕,他依然不动摇不惊慌。

    万剑宗宗主自然不可能去想这皇子就是老师,他只是忍不住有些感慨,又有些犹豫,到时候要不和大师姐说个情。

    大师姐知道这皇子像老师,说不定也会存心留情,而不会杀了他吧?

    至于被这皇子扇了五巴掌,他心底固然有着耻辱。

    若是换了旁人,他定是倾尽力量的去绞杀。

    但这皇子,却让他愤怒在慢慢平息...

    万剑宗宗主甚至觉得,这五巴掌是老师扇的,扇了这五巴掌,就如是对他的过往施加了的惩戒。

    就如严格的老师让调皮的孩子伸手,在他掌心打了五下,算是责罚。

    但责罚了,却也给了他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

    他的心,过去曾经背负着无穷的愧疚。

    如今,竟莫名地安宁了下来。

    这简直是太轻太轻的惩罚了。

    万剑宗宗主忍不住去想,若是老师真的还活着,看到自己这般的孽徒,怕也是会如此吧。

    想到这里,他对齐国皇室的杀心已经消泯无踪了。

    之后,这皇子和大师姐对战,即便他败了,死了,自己也不会再去动齐国分毫,反倒是会去施加庇护。

    就当是老师在天有灵,派了这么一个少年,来打醒自己,来给自己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吧。

    ...

    ...

    冬雪已过,初春方至,这云上天宫之下的万里山林皆已染了翠绿。

    与深冬的浓雾不同,初春山雾薄如白纱,化显千层万层,缱绻于山道峰峦之间,

    一到午间,天光垂落,驱散迷雾,

    阳光普照大地,山中风光一览无遗。

    夏极坐在一处凉亭里,研墨摊纸,于宣纸上细细写道:

    万剑宗好客,宗主亦至诚之人,好生款待,

    儿臣难却热情,一时不得归,望母妃万勿挂念。

    写完之后,他随手折叠而起,放入信封,然后递呈给一边的万剑宗弟子道:“有劳了。”

    “客气。”那弟子笑道,“我外出去往封河村周边探查信息,恰好经过齐国国都,送信不过举手之劳。”

    这弟子得过夏极指点,从而突破了瓶颈,心底很是感激,正愁着没法还这人情,此时别说是顺带送信了,便是让他专门跑一趟他也是乐意的。

    同时,这弟子也是万分好奇,他也想看看大齐皇宫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那等凡间的方寸之地怎能养出这么一个人物。

    在他看来,这便是鱼池跃出了金鳞,泥潭飞出了鲲鹏。

    他虽看不起凡人,但在他看来,眼前这位绝非凡人了。

    这弟子取了信便是离开了。

    夏极又翻开桌上摆放的书,在此时刚好的春光里,静静翻阅起来。

    正看着的时候,忽然远处传来轻微的哭泣声,若是旁人根本注意不到。

    夏极放下书,侧目看向哭泣的方向,便是起了身。

    灵湖溪,小拱桥。

    溪源乃是一个灵泉泉眼,泉水源源不断,如是天成从这绝巅的泥土里冒出,水往低处流,便是构成了这潺潺的云上小溪。

    拱桥也是应景搭造。

    此时,那桥边正有一个穿着麻布衣衫的小女孩蹲在桥边,在阳光里轻轻抽泣。

    穿这种衣服,通常只是万剑宗的奴仆。

    只不过,也不是什么奴仆都可以过来的,和当年世家不一样的是,这里的奴仆某种程度上是有这“灵根”与“仙缘”的,换句话说,这些人若是表现好,或是展露出某种天赋,便是会收入宗门,成为宗门弟子。

    而若是到了年龄,还未成长起来,便是会被送离这里。

    只不过在做奴仆的时候,绝大部分的工作就是分拣灵药,浇灌灵草,负责餐饮起居之类...

    而这等的“奴仆身份”,还需要凡间权贵之家挖空心思,才能过来。

    小女孩左手从桥孔间伸出,悬空荡着,一双泪眼无神地看着灵溪流淌。

    她面前一缕垂着的刘海,在风与阳光里来回轻舞着。

    夏极蹲在她身侧,微笑道:“这么好的天气,为什么要伤心呢?”

    小女孩身子一颤,有些害怕紧张地侧过头,只见一个温润的白衣少年正在看她。

    她显然不认识夏极,又把他当做了宗门弟子,便如触电般急忙别过头,小声道:“对...对不起...我这就去忙。”

    而此时,远处一个正在四处寻找的中年女修士似乎察觉了此处,她刚看到那麻衣的小女孩,便是怒声道:“你这愚蠢的丫头,什么都做不好,分拣错了药草,现在居然还跑?

    你能跑到哪里去?

    明天你就下山吧,你不适合在这里。”

    小女孩泪眼汪汪,却似又拙于言辞,而不知如何去说,只是双眼又红了。

    夏极摸了摸她的头,起身看向那女修士道:“每个人都有不顺心的时候,走了神,便容易犯错。

    但若不是大错,能再给她一次机会吗?”

    那中年女修士这才发现桥另一边还有人,她一看夏极,顿时一惊,这位可是一己之力镇压整个宗门的神秘少年,如今虽是客人,却是在等着魔尊。

    她哪里敢得罪,于是便道:“既然您开口了,那这次便算了吧。”

    女修又便看向小女孩道了声“早些回来”,然后就转身离去了。

    夏极蹲在她身侧,陪她一同看向流淌的灵溪,一时间,他想到自己被困在孤城时的场景,许多人的起点,岂不就是牢笼。

    又有多少人能从牢笼里出来呢?

    跪着生,逆则死。

    顺逆皆不由心,命运从不由己。

    他忽然问:“喜欢吃糖葫芦么?”

    他记得自己储物空间里还存放了一千多年前的糖葫芦,因为妙妙喜欢吃这个,他就一口气买了许多,储物空间里没有过期的说法,保质性很强。

    小女孩呆呆地看着他。

    于是,夏极变戏法般的取出了糖葫芦,递给她,自己也拿了一串。

    他率先啃了起来,然后笑道:“谁都有不顺心的时候,但无论怎么样,不要迷茫。无论有没有希望,不要退缩。无论结局如何,尽心尽力。那你就不会后悔。”

    女孩咬了一口糖葫芦,酸酸甜甜的。

    她忽地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可是...我连真气都修行不了。我...根本没有天赋。再怎么努力也没用...”

    这里灵气充裕,连真气都修不出来,确实是问题了。

    夏极微笑道,“能把手给我吗?”

    女孩点点头,递出了左手。

    夏极接过她的手,一缕气息度入她体内,萦绕了一下,他忽地察觉这女孩的体质很古怪,若论资质就是连普通人都不如,但却依然古怪,可能是一种特殊的体质。

    他又查探了一下。

    发现这种体质需得厚积薄发,以极多的真气冲破堵塞,才可继续后面的修行。

    而未曾冲破时便是如同废人,可一旦破了,却应该远胜常人了。

    他探查了一番后,便在心底估量着,然后小心翼翼地度了一抹真气进入她丹田之中,但却未曾帮她突破。

    但只要这女孩今后不放弃,那么这一丝真气就足以帮她省了那“厚积”的功夫,而直接冲破阻碍了。

    “您看出什么了吗?”

    “我看过了,你资质很好,只需再努力,定然可以很优秀。”

    “真的吗?”小女孩眼中闪烁着光芒。

    夏极微笑道:“真的。”

    “您不骗人?”

    “我不骗你。”

    小女孩露出了笑容,眼前这位应该是大人物,他都这么说了,那么自己自然是资质很好了,看来还是不够努力。

    夏极忽然感到了什么,拍拍她的肩膀,“我还有些事,再见了。”

    小女孩起身:“再见。”

    她看着那温润的白衣少年远去,心底忽然暖暖的。

    她心底忽然多了一丝希望...

    她往桥那边跑去,要去捡灵药。

    但才跑到一半,她又忍不住转头,想看看那少年,因为她忘了问名字,也忘了告诉他自己的名字。

    然而,她隐约只见到远处凉亭中,除了那少年,居然还有自家宗门的宗主,以及另一个白衣冷傲、周身散发着冰寒气息的男人。

    她有些害怕,又有些担心...

    因为,即便只是个小女孩,她却已经感到了那未加掩饰的杀意。

    杀意笼罩那凉亭,令风至则止,令云往则住。

    长草如刀山,无风刺高穹。

    尘埃化火海,沸沸不得歇。

    那白衣冷傲男子周身的环境已经受到了他的影响,而开始呈现出一种压抑的、却又迫不及待地战意。

    夏极看着这男子,他顿时认了出来,这也是自己千年前的弟子。

    在七十二个弟子里排行第十,名为杜白。

    他第一本修行的玄功乃是阳神道法,可以元神破体杀人。

    但他从始至终被年盈压了一头,如今却未想也在这万剑宗里。

    杜白和魔尊不同,他虽也在禁地修行,但其实不过是睡了三十年,而即便是三十年的业力,也已超过了寻常人不知多少倍了。

    要知道,万剑宗宗主不过沉睡了三年而已。

    “废物!”

    杜白冷冷呵斥了一声万剑宗宗主。

    这宗主也不说话,他知道师兄就这脾气。

    夏极走上前,要把石桌上看了一半的书收起来。

    杜白忽地冷笑起来:“就凭你,也配像他?”

    笑声之后,一股暴戾之气顿时浮出,

    紧接着而起的是一团悬空的、巨大的、不可形容的黑色烟雾,

    这是近乎实质的恶业之力,

    当初弄萧仙子展现的背后小团恶业比起这个,简直就是泥团与山峦的区别。

    夏极合上书,忽然一拍桌子。

    嘭。

    两颗石子顿时弹起,落入了他手中。

    而他没有做任何动作,手中石子已经消失了一颗,而出现在了数里之外。

    那里是万剑宗禁地。

    禁地里,还坐着一个盘膝而坐,膝上放刀的白衣男子,面容竟然和此处的杜白一模一样。

    石子突兀地出现在眉心,以恰当的力量砸了一下。

    而此处,刚刚积蓄起恶业之力的杜白忽的痛呼一声,随后便是震惊地看向夏极。

    夏极道:“我投石还有些本事的,元神快回体内吧,下一次就不是轻轻丢一下的问题了。”

    杜白道:“你怎么发现的?而且怎么会这么快?”

    夏极笑笑,功夫都是他教的,他怎么会发现不了?

    至于速度,这是他以“刀”的手法进行的投石,也许对更强者而言还能见到轨迹,但这位弟子在法相法身的层面,并无法窥破。

    同时,他也完成了一个小小的试验。

    那就是,业力可以说是一种全新的力量了。

    这种力量并没有增强人本身的各种属性,而是赋予了另一种维度的攻防,也许不能移山倒海,但却更近乎于一种诡秘的杀伐手段。

    提升法身,降低法身,提高命格,降低命格,这种奇异的攻伐,和自身力量的关系并不大。

    换句话说,一个十三境巅峰的强者只要不动用业力,那么全力出手之下和十二境没多少区别。

    夏极道:“你若要元神外出,最好需得寻一个顶级的法器用来守护躯体,或是让一个善于防守的人做你助手,否则不要轻易从躯体里走出来。

    也许对战普通人没什么,但对上高手,便可能被秒杀了。

    至于伪装,你即便元神伪装的再好,也终究是元神,能瞒一些人,但却也注定瞒不了强者,而这又是弱点了。

    回去吧。”

    杜白目瞪口呆...

    他想出手,但忽然,他身后数百里的一片落叶传来爆裂声。

    那是飞石击打,直接粉碎了落叶。

    而这过程,他再次没有看清楚,也没有感觉到。

    杜白冷冷道:“好手段!但愿你对上我大师姐,还能这般从容。”

    说罢,他撤去业力,随着元神,飞向了禁地。

    万剑宗宗主愕然地看着这一幕...

    这是不战而胜?

    从战略上直接识破了杜白师兄的元神伪装,元神出体,甚至在极短极短的时间里辨出了杜白师兄的真身所在?

    这...

    这尼玛是来臣服的大齐皇子?

    这尼玛哪里看出半点“臣服”?

    万剑宗宗主坦然道:“我服了,殿下和我大师姐一战,无论结局如何,我都不会再动齐国皇室了,

    至于殿下说的话,我也想过了,今后也会稍稍改了这暴戾的脾气。

    殿下说的对,强者愤怒,只该对更强者挥刀,而不是弱者。”

    夏极道:“善。”

    --

    PS :明天2更,每更6000字+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